热门搜索:

数量约有十数枚左右亮晶晶的不明物从尖端射出光束

时间:2018-12-22 15:54 文章来源:互联网

  偏差度精确至小数点后十万位数字的距离前,片刃之翼以叉的姿态架住骑士长剑,另一枚翼挥出反击回礼的轨迹,银白色线状光芒与骑士的咽喉处于一条直线。
 
    给想刺别人喉咙的家伙的咽部凿个洞而死再适合不过了。
 
    男人粗野的面孔露出自信的表情,无数次直面死神大镰挥落的无谓笑容。
 
    披风下钻出两柄长矛直取少年毫无遮掩的腹部,大胆付出的杀着将一直悠闲应敌的少年纳入攻击范围。
 
    不甘坐以待毙的人向死神索取高昂的见面礼,他们保定必死的决心,没有犹疑的杀气绽放出清冷的寒光。
 
    只有双手双脚,骨骼、关节、肌肉组成的身体结构从出生起就被定死可动防御机制的人类在这种进退不得情况会产生思维的迟滞,在得出不想成为串烧的结论前可能已经挂在矛杆上,不过这行动极为迅速的异端极有可能高速后跃来避开眼前的危机。
 
    ——战士们清楚这一点,准备了应对措施。
 
    弩箭的弧线弹道汇集于一处,落点正是黑发异种退后的可能落脚区域。
 
    无需漫长的商量讨论,丰富的作战经验和身手让骑士们一旦进入作战状态便会紧密协作配合,发挥出同等数量之上的战斗力——老兵的价值正在于此。
 
    以常识判断,他们有很大机会得手。
 
    【真遗憾。】
 
    红瞳里浮现出冰冷的戏谑,丝毫不变的冷笑揶揄对手丝毫没从之前交手中吸取任何教训。
 
    【常理】、【常识】、【正常】——描述世间基础逻辑准则的词汇在黑发少年身上不过是个不值一哂的笑话。
 
    建立在那之上的经验同样只会沦为嘲讽的笑柄。
 
    一步也不退让,第二对片刃之翼划出银色弧光掠过持矛的手臂,两支从断面分离的长矛插进泥土中,喷洒出腥红体液的四只手腕兀自紧抓著矛杆不放,射向预想中落脚点的弩箭全部直插入泥土。
 
    蓄须骑士侧过身体,空闲的左手抽出贴身短剑侧击瞄准自己脖子准备凿洞的异型尖刺,受到侧面格挡冲击的尖刺因超乎寻常的强韧结构并未遭受任何破坏,和骑士喉结保持一直线的直刺轨迹却由于冲击发生了偏移。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掠走数十根毛发的翼刃扭转受惯性法则驱使的躯体,间不容发的朝骑士的脖颈施展回劈,剁下四只手腕的两枚翼同时转向骑士背部,封死目标后退的可能。
 
    ——还不够。
 
    敢于发起决死突击的家伙决不可等闲视之,不能给他一丁点的机会。
 
    数十根魔发如蛇般扭动起来,媲美宝刀利剑的发丝飞舞出斩、劈、砍、刺的无尽攻击,精心设定出时间差的切割牢笼罩住和李林间距不超3公尺的骑士,蜂拥而至的利刃卷起将万物全部剁碎至微米的暴风。
 
    生还率压缩至0.000379%,肉身人类没有可能从这个刀刃的牢笼中逃出生天。
 
    2次演算核对后,李林十分笃定这个结果。
 
    以普通骑士平均值10倍的体能、速度、反应数值制定出缜密攻击方案,依照【正常数据】来看,不存在误算偏差的可能。
 
    但那骑士有隐藏其他参照数值又如何呢?
 
    未能掌握这关键的情报,导致李林犯下了适才骑士们的错误。
 
    ——骑士不能用魔法,魔法师不可能是肉搏派,
 
    思维定式基本无错,但特例总是存在。
 
    踢开冷硬的地表,炸裂的尘埃中闪现铠甲残留于空气中的银白色残影,健壮匀称的身躯跃升至半空中。
 
    如尾巴、似肉翼的刃切入泥土,凭空短了一截的黑色魔发在空中飘扬,十几根断发如蚯蚓般于地面蜷曲蠕动。
 
    “秘银制的魔法武具……吗?”
 
    【黑发】的组成结构与【片刃之翼】类似,钢铁之类在高速舞动的纳米机械虫发丝面前和奶酪无异,挥剑劈砍和以盾格挡的下场都是被一分为二。
 
    唯有秘银(mistarille)——这种地外金属(www.13800100.com)不在此列之中。
 
    在强韧程度上略逊一筹,但熔点却高过【片刃之翼】,能劈断因为延伸拉细导致强度降低的黑发正是依赖这两种特性。
 
    “护身短剑和骑士护手剑都附着了炎系术式,在普通刀剑伤害的基础上增添了烧灼伤害,腿上的护甲则加持了风系术式降低了移动时的空气阻力及提供辅助推进力。你——”
 
    鉴赏般、享乐般停顿了语句,血红眸子重新打量了一番骑士,恶棍遭遇正派侠士出手阻拦时烂大街的台词用漫不经心的语速念出口:
 
    “你到底是什么人?肩部的那个金色徽章是什么来路?”
 
    身手、经验都是水准之上的优秀,秘银装备也不是下级骑士有资金购买的路边货,没有相对应的实力操控使用,再高级的魔法武具也不过是更亮些的装饰品。而肩胛处的黄金徽章更是令李林在意。
 
    ——这个男人绝不可能只是一介普通下级骑士。
 
    “嚯……身手和头脑都很灵活的样子,常识却不怎么样嘛。”
 
    抓住话语中透露的些许资讯,骑士翘起嘴角反讽起来。
 
    “自傲的头发被切断了哟,别太目中无人了。嘴边连毛都没长出来的臭屁小鬼!”
 
    挖苦对手的骑士以老气横秋的表现将李林的压力反顶回去,身后的士兵们感到那种实质般的沉重分量一下子减去不少,脸色开始明显好转起来。
 
    尽管那个黑发怪物似乎还有优势,尽管刚才的攻击未能取其性命,尽管有两名骑士失去了双手,放出豪言的骑士背后的披风变成破破烂烂的布条,铠甲上增加了几道新的伤痕,发鬓缺失了一角,左脸颊上的深红斜线底下的血珠淌过下巴流经咽喉最后渗入内衣,狼狈的姿态让讥笑变味,说是苦笑,信者亦会很多。
 
    不过,男人的神态气度未现丝毫颓败。
 
    豪放不羁的面孔不曾因脸颊火辣辣的伤痛与拼死一击遭遇挫折弯曲钢铁似的坚毅果决,棕色眼瞳中寄宿的昂扬战意如熊熊烈焰般燃烧不熄。
 
    信仰?
 
    自律?
 
    愤怒?
 
    热感应、空气振动、脑波磁感应捕获的数据与已有的精神状态案例分析一一对照,上百万份个案分析无一能够对应。
 
    能确定的结论只有一个。
 
    这男人,很强。
 
    “【金母鸡】?!那是金母鸡的徽章啊!!!”
 
    人群中窜出惊讶的呼叫,狂喜瞬间席卷整支讨伐队。
 
    先是士官,再是老兵、新兵。
 
    绝望、推搡、木讷在辨识出那个徽章后一扫而空。
 
    欢呼,
 
    传颂,
 
    谈论,
 
    歌咏,
 
    褒扬的词汇全部涌了出来,几乎每个人都在用各式夸张的文本语句来装点眼前活生生的奇迹。
 
    “以数人之力大败数百兽人伏兵!”
 
    “奇袭波西米城(bohemi)!”
 
    “华尔沙娃(warsaw)阻击战!”
 
    “文多波纳(vindobona)平息叛乱!”
 
    传说、传闻在口耳相传后变得夸张离奇,原本的传奇色彩变得更加鲜活神秘,但没人会在此刻计较这些枝末细节的小事。
 
    ——英雄。
 
    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英雄
 
    人类们口中念叨的,脑中重复的只剩下这个词汇,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位英雄。
 
    在彻底绝望的状况面前,名为【英雄】的曙光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些微荧光,支撑他们和超乎常识之外的强大对手坚持战斗下去的坚实支柱只能是一道敢于正面硬撼强敌,不会退缩动摇的背影。
 
    相反,从李林看到的是块最高价值靶子,绝没有【之一】。
 
    干掉一个英雄造成的心理打击对任何军队而言都是难以承受之沉重。即便将军元帅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酒和女人肚皮上,但凡还想干点正事的就绝抵受不住干掉敌军一个英雄的诱惑。
 
    从科学实验考量,装备有秘银魔法武具的骑士实在是测试调整身体内武备系统不可多得的绝佳机会,军事科学家李林同样不想错过这时机。
 
    “英雄吗……”
 
    神秘微笑露出小小的犬齿,失去双腕失血昏厥在地面上的两名骑士身体抽搐了一下,首级沿着斜断面慢慢错位,尘土中翻滚着两个球状物体。
 
    第三对【片刃之翼】在李林背后展开,沸腾的人群屏住呼吸,紧盯住舞动断头凶刃的恶魔,在忐忑中静等下一步的举动。
 
    “……真没意思。”
 
    凌驾于军人、政客和技术人员之上,通观全局的独裁者统帅视点压抑住单纯冲动的判断意见,透着落寞无趣的话语过后,利刃与魔发全部收拢。
 
    迎着加深一层戒备和不解的目光,一直垂在腰间的右手平伸出来。
 
    比艺术品更精湛光滑的轮廓,令雕塑名家之作自叹弗如的柔雅线条,任何饰品都会自惭形秽不敢与之相较的手掌托着天空,前端指向威武的蓄须骑士。
 
    “你——人类骑士。”
 
    威风凛凛,压迫住呼吸,几乎让人需要向其叩拜行礼才安心的黑发少年宣示着。
 
    “要不要做我的部下?”
 
    “我拒绝。”
 
    %%%%%%%%%%%%
 
    小剧场时间
 
    李林: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因为我不能分一半世界给你吗?
 
    特邀嘉宾皮埃尔:不是,因为你不是坨肉魔王。
 
    李林:坨肉什么根本是多余的废物!胸器魔王更是邪魔外道,美少年魔王才是王道!
 
    皮埃尔:那也不行,如果是可爱的男♂孩♂子还可以考虑,骚年……算了吧。
 
    李林:—-—b现在的勇者和骑士不是童贞就是绅(bian)士(tai)么……
 
    被砍翻的两位骑士:别流汗啦!为毛皮埃尔表现神勇,我们就要被断手断脚啊!npc也有人权的好伐!和着你跟作者老贼两个纯粹作践我们是吧!
 
    李林:╮(╯▽╰)╭……不是我和作者大人有意如此,实在是两位的兵种关系,自古以来,枪兵的幸运值都比较那啥……
 
    npc骑士:哇咧%¥#&……
------------
 
31.贤者与愚者的抉择(二)
 
    [[[cp|w:450|h:268|a:c|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2/9/www.13800100.com]]]%%%%%%%%%%%%
 
    感谢诸位书友对本书的支持!今天因为年夜饭还是只有一更,请大家不要因此少投票啊,在此拜谢了!书友【繪念本云浮】画的人设图超赞的啊!专业人士范儿妥妥的!再修改一下,我一定会把人设的图片换掉。大家和我一起期待吧!今天是除夕,恭祝所有书友在小龙年作别龙年的好运,迎来蛇年的吉祥,舞出幸福的旋律,谱写快乐的篇章,送上真诚的祝福,蛇年到,朋友愿你日子甜蜜依旧,软妹倒贴,好运总伴左右,如意围在身边!
 
    %%%%%%%%%%%%
 
    举剑相向的骑士回复得极尽理所当然,一秒钟的间隔也没有。
 
    “先别断言的那么早,在下现在所持的是与【阿让托拉通伯爵讨伐队】敌对的立场。不过放下武器的话,你们也就自动解除了与我们之间的敌对立场。之后有能力的会得到任用,不愿意当兵的可以回家种田。本来么……让庄稼汉打仗不过是让他们送死,有必要为了身后那个靠药物才能像男人一点的伯爵的妄想送掉一条命么?就算死于在下之手,家里的父母妻子能不能得到抚恤尚未可知,继续完税却是肯定的呐。”
 
    悠闲的旁观解说化作毒刺扎进基层士兵,尤其是拉壮丁拉来的新兵心里。
 
    服兵役可以免除赋税,战死的话家人能够得到丰厚的抚恤。
 
    因为有了这一条写入法律的明文规定,加上宗教信仰的因素。所以就算被拉了壮丁,这些新兵开小差、逃亡的想法比较淡薄,靠着一股血气能够在战场上放手一搏。
 
    允诺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口头说明与相关法律条文的落实情况一直堪虞,贵族向庶民许诺种种好处最后赖账的事情实在是数不胜数,新兵中不乏血气方刚之辈,但死后家人得不到照顾,而且还需要继续完税的忧虑让持矛的手犹豫,部分士兵面面相觑,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窝囊表情。
 
    “贵族的义务乃是保护领民,伯爵会遵守承诺。”
 
    “那位让下人扮作强盗劫掠过往商人,编造理由挑起战事,意图独占尼福尔海姆山谷金矿,为此死上几百人也无所谓的的伯爵?居然还有这般高尚到会兑现允诺的人品?恕在下眼拙,还真没看出这朵奇葩呐。”
 
    “你胡说,黑头发的怪物杂种!私生子!堕落的猪!婊子养的……”
 
    一连串污言秽语不停歇的喷射过来,即使是最混乱的三流小酒馆里也听不见的侮辱脏话从接受过良好教育,无时无刻都以凸显绅士风度、贵族修养为第一要务的阿让托拉通伯爵口气难闻的嘴里飙出来。
 
    “哦呀呀~~~~,修养的伪装全剥掉了呐。把本性就这样晒出来没问题吗?贵族老爷?”
 
    逗弄小孩般乐不可支的毒舌压垮了伯爵的理智,长短如短棒,顶端镶嵌昂贵宝石的魔杖高举向空中。
 
    “【炎岚之雨】!追加【魔弹】之定义!!!”
 
    被二节咏唱改写存在形态的玛那转换为强力攻击魔法术式,天空中闪现出大量细小火星,转眼成长为婴孩大小的火球,数量则达到惊人的上百枚之多。
 
    皮埃尔骑士带着诧异的神色跃向后方,伯爵的阶位应该为准六芒级别,此刻术式的构成繁杂程度、凝聚速度分明是接近六芒中阶位才能有的表现,在阿让托拉通伯爵身上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异变?
 
    对一时无解之谜的推理连头绪也未理出,火球如暴雨般拖着长长的烟雾尾巴砸向下方,曲折粗细各异的浓烟尾迹遮蔽住天空,红莲炎雨毫不留情的直奔黑发少年。
 
    上下左右;
 
    前后四方;
 
    可能出现的漏洞一并以时间差波状攻击予以封闭。
 
    仅数分钟之前以同样手法试图取走骑士性命的可怕少年,此刻孤独的品味着被同样手法逼陷入绝境的滋味。
 
    何等无惧;
 
    何等惊悚;
 
    察觉到自己正在恐惧时,战场兀的发生了异变。
 
    从少年背后冲出发光物体,数量约有十数枚左右。亮晶晶的不明物从尖端射出光束,所有悬浮空中的不明物体染上贯穿天空之光同样的色调,以少年为中心织起密不通风的光之屏障,意图击杀少年的火球径直撞上了薄膜般的光幕壁障。
 
    六芒中阶位做出的火球被赋予超出必要量之上许多的玛那,原本只能烧伤人体的火球现在能将一名拥有良好防护的骑士及其坐骑焚烧成一堆难以区分的黑炭。这等威力火球有超过一百枚集中攻击李林。
 
    就算用来粉碎一小队骑士,这攻击也绰绰有余。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